除甲醛
欢迎访问本站!

除甲醛

咨询电话

400-0770-800

甲醛检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甲醛检测

沪上办公楼装修污染事件频发 相关法律存在缺口-搜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19



  Officer的缩写,意为居家办公)。这个“SOHO”多少让人有些不太情愿,因为此前,一场突来的空气污染把刘先生和他的同事们干掉了办公室,同样选择“大撤离”的还有该大厦41层的其他两家公司。

“毒气”来源是同层一家新进驻企业正在装修的办公室。

  “污染事件”突袭写字楼

  “我们跪了十分钟,就开始流泪、头晕,许多同事都实在无法忍受,更糟的是我们还有两位同事是准妈妈。”刘先生回忆起“污染事件”第一日的场景。事件发生后,刘先生和邻近公司的几名员工明确提出与大楼物业调停,再三劝说下,物业应允“将41楼排风系统功率调至仅次于”,“提供空气净化器供公司用于”等,但面对强烈的味道,这些措施都只是“隔靴搔痒”,办公室里的空气质量仍让人不敢多停留片刻。一周后,刘先生等请来专业空气质量检测队,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5倍!“甲醛过量会引发排便、消化道疾病、各种皮肤疾病等,是可怕的杀手”,刘先生告诉他记者,所以大家只好回家办公。

  “SOHO”对刘先生这样的整天人来说,具有诸多不便。“我们随便查点什么资料,都要从家里专门赶到公司,许多客户致电公司,却去找不到人,耽搁了不少业务。”41层另外一家投资企业的员工责怪说道,由于家里缺乏专业的程序设备,曾经有个上千万的订单“飞”了。

  “活性炭”成必备品

  事发后,记者来到中银大厦41层走访,由于缺乏人气,这里安静得有些过分。经过了一段时间通风,空气中的刺鼻味道有所弱化,但椅子来一个多小时,记者还是感到眼睛干涩,空气多少有些浊重。“你坐的地方甲醛也是微克的。”刘先生递过来本周的空气质量项目管理报告。

  刘先生拿着一袋“活性炭”告诉记者:“这已经是我们办公室的必备物品了。”之前公司也遭遇过两次类似于的翻新污染事件,但污染程度较低,员工们都忍了,这回相当严重的污染使“活性炭”沦为每人的必备单品。在这么一个窗户全封闭的大楼里,空气污染随时可能波及每个人。“据我所知,上海不少楼宇都像"中银"一样,窗户紧闭,需要开窗透气的并不多。”

  刘先生还透露,由于事态严重,污染事件惊动了公司的地区领导,曾意欲将公司迁址,并一度打算诉诸法律手段。眼下,几家受污染公司还在与那家新进驻企业调停涉及赔偿问题,但迟迟没有结果。尽管物业部门也做到了努力,随着时间的推移,难闻的味道也渐渐散去,但是刘先生和同事们,依然心有余悸。

  涉及滋扰多 法规有空白

  记者随即连线上海市室内环境净化协会秘书长王芳,据她介绍,类似于的办公楼污染事件再次发生频率非常高,且屡禁不止。近来,仅室内环境净化协会收到的滋扰和相关咨询就有十多起,其中不乏涉外高档写字楼。

  记者了解到,目前,沪上9成以上的物业公司对进驻翻新的公司,在建筑垃圾堆放、水电用于、噪声控制、施工时间等方面都有明确规定,但在空气污染的控制上仍存失望。国家层面也得出了公共场所一次及二次装修的空气质量标准,但“合格”只对备案竣工验收。

  王芳回应,在处理装修污染事件上,我国的法律并不完备,尤其展现出在全国在明确法规的实行上都没有一个具体的细则。国务院《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在第十二条提及,公共场所用于的建筑、装饰、翻新材料应该符合国家卫生标准;公共场所进行室内整体装饰翻新期间不得营业,装修后空气质量经检测合格方可营业;公共场所局部装饰翻新期间,经采取有效措施,非装饰装修区域室内空气质量合格的,可正常营业。但是法规尚未给出处罚办法,也未交代执法人员主体。

  王芳最后提醒处在“毒气”边缘的员工,遇到类似情况,一旦物业不作为,应当及时向市卫生检验所滋扰。 (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杨笑)

在浦东中银大厦某外资公司供职的刘先生,上月却当了半个多月的“SOHO”族(Small Office HomeOfficer的简写,意为居家办公)。这个“SOHO”多少让人有些不太情愿,因为此前,一场突来的空气污染把刘先生和他的同事们干掉了办公室,同样自由选择“大撤离”的还有该大厦41层的其他两家公司。“毒气”来源是同层一家新入驻企业正在翻新的办公室。“我们跪了十分钟,就开始流泪、头晕,许多同事都觉得无法忍受,更糟的是我们还有两位同事是准妈妈。”刘先生回忆起“污染事件”第一日的场景。事件发生后,刘先生和邻近公司的几名员工明确提出与大楼物业交涉,再三催促下,物业答允“将41楼排风系统功率徵至最大”,“获取空气净化器可供公司用于”等,但面对反感的味道,这些措施都只是“隔靴搔痒”,办公室里的空气质量仍让人不敢多逗留片刻。一周后,刘先生等找来专业空气质量检测队,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5倍!“甲醛过量不会引起呼吸、消化道疾病、各种皮肤疾病等,是可怕的刺客”,刘先生告诉他记者,所以大家只好回家办公。“SOHO”对刘先生这样的忙人来说,有着诸多不便。“我们随便查点什么资料,都要从家里专门赶到公司,许多客户约见公司,却去找不到人,耽误了不少业务。”41层另外一家投资企业的员工抱怨说,由于家里缺乏专业的程序设备,曾经有个上千万的订单“飞”了。事发后,记者回到中银大厦41层探访,由于缺少人气,这里安静得有些过分。经过了一段时间通风,空气中的难闻味道有所减弱,但椅子来一个多小时,记者还是深感眼睛干涩,空气多少有些浊重。“你跪的地方甲醛也是微克的。”刘先生递过来本周的空气质量项目管理报告。刘先生拿着一袋“活性炭”告诉记者:“这已经是我们办公室的必备物品了。”之前公司也遭遇过两次类似的装修污染事件,但污染程度较低,员工们都忍了,这回相当严重的污染使“活性炭”成为每人的必备单品。在这么一个窗户全封闭的大楼里,空气污染随时有可能波及每个人。“据我所知,上海不少楼宇都像"中银"一样,窗户关上,能够开窗透气的并不多。”刘先生还透露,由于事态严重,污染事件惊动了公司的地区领导,曾意欲将公司迁址,并一度打算无视法律手段。眼下,几家受污染公司还在与那家新进驻企业调停涉及赔偿金问题,但迟迟没结果。尽管物业部门也做了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难闻的味道也渐渐散去,但是刘先生和同事们,依然心有余悸。记者随即连线上海市室内环境净化协会秘书长王芳,据她讲解,类似的办公楼污染事件再次发生频率非常低,且屡禁不止。近来,仅室内环境净化协会收到的滋扰和涉及咨询就有十多起,其中不乏外事高档写字楼。记者了解到,目前,沪上9成以上的物业公司对进驻装修的公司,在建筑垃圾堆放、水电用于、噪声控制、施工时间等方面都有明确规定,但在空气污染的控制上仍遗失望。国家层面也给出了公共场所一次及二次装修的空气质量标准,但“达标”只对备案验收。王芳表示,在处置装修污染事件上,我国的法律并不完备,尤其展现出在全国在明确法规的实行上都没一个具体的细则。国务院《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修改草案)(征求意见稿)》在第十二条提及,公共场所使用的建筑、装饰、翻新材料应该符合国家卫生标准;公共场所进行室内整体装饰装修期间不得营业,翻新后空气质量经检测合格方可营业;公共场所局部装饰装修期间,经采取有效措施,非装饰翻新区域室内空气质量合格的,可正常营业。但是法规尚未得出惩处办法,也未交待执法主体。王芳最后警告处在“毒气”边缘的员工,遇到类似情况,一旦物业不作为,应当及时向市卫生检验所投诉。 (来源:文汇报)

友情链接: 防爆墙 电视迷 电脑软件下载 装修 郑州装修公司 西安装修公司 茶头条 河南博物馆展柜 茅台飞天a货 重庆跆拳道 武汉保安服务 阜阳排水管 装修效果图 燃气发电机 北京装修公司 炒外汇入门 电商培训 液压泵站 福鼎白茶 ps手持身份证 北京建材配送 33分类目录 山东腾凯升降机 伐木机 蛋糕培训学校 多参数监护仪 长沙装饰公司 乐乐茶官网 大棚建设 uv平板打印机 满度工程 深圳代理记账 手术室自动门 明月珑茶加盟官网 气相防锈热收缩膜 热血传奇 二十四节气祝福语 防爆墙 玻璃大棚